澳门回归20周年,这里有太多电影故事你不知道

        时间:2019.12.20 来源:1905电影网

        澳门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

        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


        1905电影网专稿 2019年12月20日是澳门回归祖国二十周年纪念日。这首耳熟能详的《七子之歌》也再度在澳门大三巴牌坊前被唱响。这座陆地面积仅32.8平方公里的城市,电影历史却绵长悠久,可上溯至1893年“影画戏”的放映,或是1910年1月8日,域多利戏院的开幕。


        近年来,澳门也成为热门的电影取景地之一。《2046》《游龙戏凤》《十月初五的月光》《妈阁是座城》等经典电影都描绘着澳门独一无二的城市风情。


        在澳门回归20周年纪念日临近之时,我们也专程来到澳门。在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期间,我们不仅欣赏了多部“澳门出品”的优秀电影作品,还有幸与创作者深入交流,了解还原澳门电影产业20年来的发展变迁。


        澳门国际影展主会场

        我们从中选取了三个有代表性的人物:在澳门拍摄新片的著名导演李少红,有澳门电影“教父”之称的朱佑人以及澳门青年导演徐欣羡,试图透过他们的视角,书写不一样的澳门电影故事。

         

        澳门青年导演

        用电影写一首给澳门的情诗


        80年代末出生的徐欣羡是澳门年轻一代导演中的领军人物之一,也是电影《澳门之年》的监制。


        《澳门之年》


        这部电影由9部澳门本土导演的短片集结而成,选取了澳门回归20周年来,对几位导演而言意义非凡的时间节点,以小人物的视角,以小见大的形式,将澳门20年来城市发展和社会变迁尽收眼底,点滴之中也倾注着这些导演对故土的深情。从形式到内容都很像澳门版的《我和我的祖国》


        谈到创作初衷,徐欣羡说:“澳门回归20周年,很多人都会做这个主题,但往往是以外来人的角度,所以这一次我希望能由我们澳门本土的导演来拍,也可以看做我们写给澳门的一首情诗。”


        在三年前的首届澳门国际影展上,徐欣羡的长片处女作《骨妹》成为唯一一部入围的澳门本土影片。电影由梁咏琪余香凝等主演,透过四位情同手足的骨妹十多年的生活变迁,折射出澳门社会的变化,最终获得了首届澳门国际影展观众选择奖。


        徐欣羡(右二)执导的《骨妹》获得首届澳门国际影展观众选择奖

          

        在中国台湾修读电影本科时,徐欣羡就开始构思《骨妹》的剧本,“澳门是我的家乡,我还是想拍这里的故事,但是是一个更平民化,或者是生活化一点的澳门,就算在大三巴取景,我也希望选一个不是在宣传片出现的角度。”


        徐欣羡的母亲是一位保险经纪,每天都会面对形形色色的客户,其中就包括不少“骨妹阿姨”。徐欣羡也把这些“师奶们”的人生经历写进了自己的处女作中,拍出了这群不为外人所知的特殊人群的真实生活状态,也展现出了澳门在纸醉金迷的娱乐场之外“生活化”的一面。


        《骨妹》剧照


        徐欣羡还提到,在《骨妹》的创作过程中,自己幸而得到了澳门文化局推出的“电影长片制作支援计划”的支持。很多像他一样的本土导演都通过这一计划的扶持完成了首部长片的制作,积累了宝贵经验。


        有意思的是,《骨妹》的摄影师同样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澳门人。他与徐欣羡在高中时代起就在一起拍摄短片,通过非盈利电影团体“拍板艺术团”接触到艺术电影,后来也一道赴中国台湾学习电影。他们两人的从影之路正是这一代澳门电影人的缩影。“从1999年回归到现在,不停有年轻人出去念电影,然后回到澳门,不仅是导演,电影技术人才也越来越多。”徐欣羡说。


        徐欣羡

        以这一次的《澳门之年》为例,幕前幕后、各个环节几乎都由澳门本土的工作人员完成,“这在五年前是完全没有办法做到的事。”


        澳门电影“教父”

        创立“拍板艺术团”扶持青年导演


        60年代初出生的朱佑人是第一批赴美国学习电影的澳门电影人之一。学成回到澳门后,他先后拍摄了多部纪录片作品,并创办“拍板视觉艺术团”,影响了大批澳门青年电影人,也被他们尊称为“澳门电影教父”。


        朱佑人一直坚持在澳门本土创作。他1995年执导的纪录短片《亚明的澳门》带着半自传体的叙事,讲述了在美国读电影的亚明回澳门后,准备筹资拍摄一部电影的过程。除此之外,短片中还投射了澳门人盼望着回归的心情和思考。


        《亚明的澳门》剧照

        1999年,澳门即将回归祖国之时,朱佑人又先后完成了纪录片《沉默澳门人我不是》和以回归时期葡萄牙人为视角的纪录片《忘不了,1999年12月20日》。


        回归当晚,他在澳门三盏灯街区公开放映了《忘不了,1999年12月20日》。这是朱佑人送给澳门人的礼物,也是属于一位澳门电影人的浪漫和情怀。


        澳门回归后,朱佑人看到澳门电影产业的不成熟,于是和几个同样热爱电影的朋友成立了“拍板视觉艺术团”。拍板艺术团成立20年来,一直坚持举行不同类型的电影活动,放映艺术电影,为本土青年导演拍片提供平台和技术支持。


        《堂口故事》系列电影就是“拍板艺术团”的代表作品,每部都由若干位有潜力的青年导演拍摄的短片集合而成,关注澳门本土故事。澳门特区文化局和拍板艺术团会提供相关的资金和技术扶持。从2008年推出的《堂口故事1》到2015年的《堂口故事3——心乱·疑城》,许多澳门青年导演通过“拍板艺术团”完成了处女作的创作,迈出了电影之路的第一步。


        《堂口故事2》《堂口故事3》海报


        上文提到的徐欣羡导演,以及《澳门之年》中多部短片的导演都曾深受“拍板艺术团”的影响。在朱佑人看来,这一批导演可以算作澳门的“第三代”导演,也是最成规模、最重要的一批。如今,他们活跃在电影产业的台前幕后,人才遍及制片、导演、摄影、美术、灯光等各个环节,共同构成了澳门电影的中坚力量。


        朱佑人(左6)与《堂口故事3》主创


        朱佑人的另一个身份是澳门“恋爱·电影馆”的艺术总监。这座特别的电影馆座落在大三巴附近的恋爱巷内,会定期策划放映艺术电影和澳门本土作品,定位类似于澳门的“电影资料馆”。


        成立三年来,“恋爱·电影馆”已培养了大批忠实的电影爱好者,平日上座率可达七成,《至爱梵高》等热门影片甚至一票难求。就像当年的“拍板艺术团”一样,“恋爱·电影馆”也在潜移默化中培育着澳门电影的新生力量。


        朱佑人(前排左二)在恋爱·电影馆放映厅

        谈到澳门整体电影产业的发展,朱佑人坦言目前还处在初级阶段,市场规模较小,观众也尚待培育,但他十分欣慰地看到,在新一代电影人的集体努力下,澳门的电影产业链条已初见雏形。未来,他希望有更多澳门本土电影涌现,不仅关注现实,也能讲述澳门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地域文化。


        到澳门取景

        以《妈阁是座城》纪录澳门变迁


        在今年的澳门国际影展上,李少红携带自己的新作《妈阁是座城》重回澳门。这部将“妈阁”写入片名的电影主要场景均在澳门取景,主人公女叠码仔梅晓鸥的人生起伏都与澳门和内地经济发展的几大时间节点紧密相连。


        李少红、吴刚亮相澳门国际影展闭幕红毯


        开片便是1999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仪式现场的纪实画面,而主人公梅晓鸥正是回归后,从内地南下“捞世界”的无数职业女性之一。


        影片从2003年澳门开通自由行,写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再到2014年内地反腐行动的开展影响澳门博彩业,这部《妈阁是座城》不仅是梅晓鸥的情爱史,更是一部澳门回归20周年的发展侧记。


        《妈阁是座城》


        为了真实还原澳门的赌场百态和风土人情,李少红前前后后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采访和实地调研,“我几乎是把澳门这个行业各个阶层的人都采访到了,接触到了,跟他们一块生活、一块聊天。”

         

        拍摄“赌场”题材的电影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很多赌场规则不是摆在台面上的,“看不见”的内部规矩需要深入这些群体才能挖掘得到,“赌场是一种自成一体的生态,内部枝枝杈杈特别复杂。你必须了解到这些门道,才能让戏里的人物关系更准确。”


        在澳门的拍摄过程中,由于场景繁杂、涉及人员众多,剧组在协调调度上也遇到了不少困难,“由于我们来的比较早,整部片子都是在澳门拍的,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有很多东西需要协调,希望政府能逐步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更多电影人来澳门取景拍摄。”

         

        可喜的是,2017年起,澳门文化局就与其他九个政府部门合作,正式为申请取景拍摄服务的单位推出“拍摄申请协调服务”。申请者无需像过去一样向十个政府部门分别申请,而是仅向文化局申请即可。此举大大简化了行政手续,相信会吸引更多制作单位前来取景。



        20年前澳门回归时的情景,对李少红而言就像昨天一样,“那时我没想动我会与澳门结缘,有机会拍摄一部电影纪念澳门回归20周年。”


        在深入澳门的过程中,李少红也意识到自己之前对这片土地的了解远远不够,“澳门呆久了你就会发现,它除了现代的感受之外,还有很深的历史积淀。这背后蕴含的故事远远不是一部《妈阁是座城》能够承载的,我很希望有更多的导演能把这些韵味带到自己的影片之中。”


        结语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习近平总书记曾引用这句诗表达对澳门回归以来,践行“一国两制”,实现华丽蜕变的充分肯定。这朵“别样红的荷花”也同样可以用来形容澳门电影产业在20年来取得的发展进步。


        随着今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出台,明确将“打造以中华文化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作为澳门的发展定位之一。澳门与内地在电影产业上的合作和交流也将更加深入。


        近年来,澳门政府也不断出台各项政策为电影产业保驾护航,如成立“文化产业基金”,推出“电影长片制作支援计划”,举办澳门国际影展,联合主办粤港澳大湾区电影创作投资交流会等等,扶持了大批有潜力的青年电影人,有力推动了澳门电影产业的发展。

         

        未来,我们相信会有更多澳门电影人立足本土,放眼世界,用镜头纪录澳门的沧桑巨变。